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一点红香港正版中特 >

一点红香港正版中特

2018欲钱料001一152期:1100多位经济学家联名警告特

公开信提到,绝大多数农民也会是加征关税的输家,而且是双面输家。一方面作为消费者而言,他们不得不购买更昂贵的纺织、化工和钢铁产品。另一方面作为生产者而言,他们卖出产品的能力受到限制,贸易壁垒横在了他们与那些想要对美出口的国家之间。

罗伯特·恩格尔(Robert Engle),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

尤金·法玛(Eugene F. Fama),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

联名信公布了22位签署者,其中有12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奥利弗·哈特(Oliver D. Hart)、罗杰·迈尔森(Roger Myerson)、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罗伯特·默顿(Robert C. Merton)、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弗农·史密斯(Vernon Smith)、小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E. Lucas, Jr.)、罗伯特·恩格尔(Robert Engle)、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尤金·法玛(Eugene F. Fama)以及《宏观经济学》作者、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首席经济顾问格里高利·曼昆(Gregory Mankiw)。

1930年,美国已陷入经济危机。当时,有1028名经济学家签署了一份谏言信,敦促美国国会议员,不要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法案——《斯姆特-霍利关税法》(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不过谏言信没有奏效。

戈登·汉森(Gordon Hanson),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 San Diego)

5月3日,1100多位经济学家联名致信特朗普,对特朗普的高关税贸易做法发出了上述警告。

我们坚信加征保护性关税是错误的。整体而言,它们总会增加国内消费者的购买价格。贸易保护水平一旦提高,绝大多数美国公民都会因生活成本上升而受到伤害。

詹姆斯·安德森(James E. Anderson),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

理查德·塞勒(Richard H. Thaler),芝加哥大学( University of Chicago)

罗伯特•默顿(Robert C. Merton),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奥利弗·哈特(Oliver D. Hart),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最后,我们请求美国政府考虑高关税政策会在对外关系中种下怎样的苦果。关税战的战场上结不出世界和平的果子。

《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旨在保护美国贸易。在1930年6月17日,该法案由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签署成为法律。法案共修订了1125种商品的进口税率,其中增加税率的商品有890种,有50种商品由过去的免税改为征税。

雷蒙德·雷兹曼(Raymond Riezman), 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Iowa)

以下为部分经济学家名单:

致特朗普总统及国会的公开信

原标题:1100多位经济学家联名警告特朗普:勿蹈1930年覆辙

绝大多数农民也会是加征关税的输家,而且是双面输家。一方面作为消费者而言,他们不得不购买更昂贵的纺织、化工和钢铁产品。另一方面作为生产者而言,他们卖出产品的能力受到限制,贸易壁垒横在了他们与那些想要对美出口的国家之间。

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

布拉德福德·延森(J. Bradford Jensen),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

格里高利·曼昆(N. Gregory Mankiw),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公开信称,几乎没有人能指望从中受益。无论是建筑、交通和公共设施工人,还是专业人员和银行、酒店、报纸、批发零售业的雇员,或是其他许多行业的员工,他们都明显是输家,因为他们的产品无法受到关税壁垒的保护。

阿维纳什·迪克西特(Avinash K. Dixit),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

美国总统特朗普高筑关税壁垒,可能导致美国重蹈1930年代大萧条。

1930年,1028名经济学家请求国会否决贸易保护主义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如今,美国面临着许多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活动,包括退出贸易协定的威胁、用新的关税来解决贸易失衡的错误主张,以及加诸洗衣机、光伏组件甚至美国制造商所用钢铝的关税。

“经济学家们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方面非常团结。”美国国家纳税人联盟自由贸易倡议组织(Free Trade Initiative at the National Taxpayers Union)主管布莱恩·赖利(Bryan Rile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唐纳德·布德罗(Donald J. Boudreaux), 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

几乎没有人能指望从中受益。无论是建筑、交通和公共设施工人,还是专业人员和银行、酒店、报纸、批发零售业的雇员,或是其他许多行业的员工,他们都明显是输家,因为他们的产品无法受到关税壁垒的保护。

美国的出口贸易会整体受损。别的国家不可能永远光买不卖,我们越是通过高关税限制从别国进口产品,我们对别国出口的能力也就越弱。他们必然会被激怒,对美国产品回赠报复性关税。

达隆·阿赛莫格卢(Daron Acemoglu),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1930年的国会没有采纳经济学家的建议,全体美国人为此付出了代价。联署这封公开信的经济学家和经济学教师们强烈请求你们不要重蹈覆辙。1930年以来物换星移,比如贸易对于美国经济的重要性显著增加,然而,1930年的公开信中所阐释的基本经济学原理没有改变:(注:以下文本摘自1930年的公开信)

联名信的组织者是美国国家纳税人联盟(National Taxpayers Union)。联名信直接引用1930年时经济学家们给政府的谏言信中的不少段落,告诫美国政府:不要采取大萧条初期时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信中提到:“国会在1930年未采纳经济学家们的建议,江户日语词典,让所有的美国人都付出了代价。”

弗农·史密斯(Vernon Smith), 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

小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E. Lucas, Jr.),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

以下为公开信原文:

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

虽然该法案是在1929年美国华尔街股灾之后通过的,但是不少经济历史学家认为,正是该法案进一步导致世界经济衰退,最终酿成大萧条。

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 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

加里·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罗杰·迈尔森(Roger Myerson),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

吉恩·格罗斯曼(Gene Grossman),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

可查资料显示,该法案引发的国际贸易战将美国股市进一步推向深渊,道琼斯指数1932年7月跌至41点的历史最低水平时,美国股市总市值比1929年9月时的高点缩水了89%。